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父女狂欢
父女狂欢
广告

      

兴奋起来的王雪被脱得一丝不挂,玉体横陈在温暖的大床上,一头柔顺的乌云散落在雪白的枕上。面色微红,星目朦胧,一只手臂优雅地枕在头下,另一只手则略带几分羞涩又有几分挑逗的意味,轻轻地掩在脐下小丘的芳草地上,腰肢微微地向上弓起,使那一对玉白色的半球型、尖挺的乳房骄傲地耸立在清凉的空气中,并将那曲线优美、极具诱惑力的骨盆微微扭向这个製造了自己,并拥有了自己的男人。

床头檯灯柔和的光芒散射在王雪的身上,王浩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呢喃:「乖女儿,爸爸快想死你了,你的全身没有一点地方不令爸爸迷醉,更有一种其他女人所没有的风情与滋味。爸爸要好好的爱你!」

王浩的呢喃蕩起一股微风,轻轻地拂过王雪那对在酥胸上小憩的粉红色敏感的花蕾,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一平如镜的湖面蕩起阵阵涟漪,使王雪热烈期待的灵与肉不禁产生了一阵轻微的颤慄。乱伦的快感刺激着王雪娇小的肉体散发着诱人的气息,静静的摆在王浩的面前,双眼微睁,静静地等待着他的欣赏与品尝。

而这时的王浩好似个艺术家一样,慢慢欣赏着王雪美妙的身体,由头至脚为止,连一些极小的地方都不肯放过。最后王浩的视线停留在王雪那白腻如凝脂般的丘陵与春溪穀之间的那丛还比较稀疏的、散发着幽香的丛林上。

王浩贪婪的望着王雪那雪白柔嫩的娇躯,肉棒已经硬得像根铁棒了,王浩急忙而又不失温柔地把一只手放在她那只掩着小穴的手上,王雪立即把手移到自己的乳房上,并默契地主动分开了双腿!王浩见状,随即用另一只手将自己那粗大硬热的肉棒轻柔地导入王雪湿滑温润的花房中,开始温柔而坚定地抽插起来。

王雪阴户里的爱液早已氾滥淋漓,在王浩抽送下,立刻发出了「咕唧!咕唧!」非常动听、令人兴奋的响声。王浩在肉棒轻送的同时,伏身热吻着王雪的樱唇,并用自己的舌头轻舐王雪香舌背面的根部,一面用手揉摸王雪那对高耸美丽的丰乳。

这种三管齐下的战法使「久旱逢春」的王雪感到非常舒畅,全身酥痒,一阵阵快感随着肉棒在自己体内的搓揉蠕动,从下腹部一波接一波地涌了上来,使得王雪不禁本能地呻吟了出来:「啊…爸爸…哦!」随着自己最亲爱的人的那热乎乎、硬梆梆的大鸡巴进出自己身体的节奏,王雪娇喘连连,发出一声声兴奋幸福、抑扬顿挫又含混不清的呻吟。

口中的甜津香唾大量涌了出来,王雪及时地将它渡入王浩口中去鼓励、滋润他,而小穴里爱液涔涔而下,把他们两个人的小腹及鼠蹊部沾染得湿滑无比……

由于王雪父女两个很长时间没有做爱了,彼此在很短时间内就达到了快感的高潮,在同一时间泄了精,但是两个人的肉体仍然还是压在一起,虽然停止了抽插运动,但王浩的肉棒仍旧与王雪的玉体紧紧相连,拥抱在一起,沉睡过去。在入眠前,他们从对方的视线中,都明确地读出了还强烈需要再爱一次的资讯。

没多久,王雪就先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秀目,当她看到了怀里搂着的体格强壮的王浩时,想起他刚才奋力冲刺与自己同时登上情欲高峰的情景时,脸上露出了惬意满足的微笑,轻轻在那王浩强壮的胸脯印上一个热吻。

王浩一醒来就见到王雪那梨花带雨的娇羞的媚态,就温柔地搂紧着王雪那蛇样充满活力的娇躯,用自己的手轻轻抚摸在王雪的光滑的玉背上,显出无限温柔体贴的样子,轻笑着道:「亲爱的女儿,爸爸好爱你!」

激情刚过的王雪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感觉自己的脸在烧着,从胸腔里发出一声「爸爸,我也爱你」的嘤咛,同频率脉春浓地扭动着柔嫩的娇躯,娇羞无限地将头钻埋在王浩的胸脯间。但在王浩的热烈拥吻与抚摸之下,王雪的身体很快地又燃烧了起来,热情地回吻他,并用自己那一双柔荑把那肉棒捧起,轻柔地摆弄起来,间或还把它亲密地贴在粉颊上,温柔地蹭来蹭去,或以一种鼓励和奖赏的目光瞥着它,并风趣地撅起香唇在那蘑菇头上印一个吻。

还有什幺能够比此能更充份、更明确地传递那妙不可言的资讯呢?于是,他们怀着柔情蜜意,再一次携手共进灵与肉淫乱姦淫的大餐。如果说刚才的一次他们是饑不择食慌不择路直奔顶峰的话,这一次就是阳春三月信马由缰不慌不忙的郊游。再也没有焦急和紧迫,只有相亲相爱的鸟儿般的从容与平和。持着这种态度,他们真正进入了人类作爱活动的至上境界──游戏状态。在这种嬉戏中,他们更加注重对过程的体验,都以极尽可能地愉悦对方,在嬉戏和挑逗中,使对方的心灵和肉体得到最大快乐与享受;同时在勤恳服务和探索中,让自己也获得莫大的欣慰和快乐。

王浩的肉棒在王雪温柔的爱抚中渐渐地苏醒过来,从那稠密乌亮的阴毛中,露出了一红里透紫的肉棒,那肉棒不但是长,而且是粗,可是从粗大之中,而又没有透露出筋来,尤其是那个龟头儿,似球儿一般的大得出奇,红晶晶的色泽,边缘有高高勃起,从刚里又带着些柔,衬着王浩壮硕的身子、棕红色的皮肤,似是这样一个诱惑异性的赤裸身体,瞧到春心蕩漾,满腹豔思的王雪的眼里,怎不使她心里怦怦然的满身发燥哩!

王雪那张引人情渴的脸蛋儿,又罩上了青春豔豔的红霞,酥胸前那一对几乎堪容王浩大手一握、发育成熟的乳儿,在性的激发下,显得越发饱满膨胀,俏皮地高高耸起,晶莹剔透、嫣红的乳尖似含苞欲放的蓓蕾向上翘起,随着身体的动作在轻轻地跳动,和丰满的臀部一起,更衬托出那人见人爱小蛮腰的诱人曲线。似这样的一幅动人图画,又怎不教王浩心儿跳跳,欲火盈腔,魂消骨软,意蕩神迷哩!

王浩坐起身来,将王雪轻拥入怀,低下头去亲她的那对可爱的乳房。王雪马上用手轻轻地抓住他的头髮,欲迎还拒地「企图」阻挡,她知道这样只会他使更加执着向前,可是不略施挑逗,那还叫什幺闺中游戏呢!

王浩轻巧地一挣,便攻破了王雪那形同虚设不堪一击的防线,把它们尽数掠获。只见它比馒头儿还幼腻滑润,但不似馒头儿绵软,是紧紧腾腾的,不过从紧紧之中,又带着了轻柔球儿一般的,刚好容纳在巨掌心里。王浩遂用手轻轻的捏弄着那两团大馒头般大小的软肉,弄得心怀舒畅的王雪吃吃地笑将起来,半推半就地挡着他手柔声道:「干什幺呀爸爸,把人家摸得酸痒痒的,难过得很呢!唔,人家还是回自己房间的好。」说着,把柳腰轻轻地娇扭,想挣开了王浩的搂抱,但这又何尝是王雪的真意,王雪又怎能脱得了身呢?

突然,王雪感觉到自己左边那颗粒饱满小葡萄被王浩的指头夹住,摸摸搓搓不停地撚来撚去,身子立时有如触了电流一般,从那麻酥酥里,又带了酸酸痒痒的感觉,使王雪的身子变得更加软软无力,同时王雪那桃源春洞,似乎是打散蜂窝儿在里边一般,虫行蚁走般的骚痒起来。这接踵而来的几样感觉,使王雪的芳心蒙上了一片甜蜜蜜的糖衣,人儿也更加活泼灵动起来。

只见王雪身子一转,伏到王浩怀里,那双春情流露的俏眼注视着王浩,笑嘻嘻的说道:「唔……求……你……好爸爸,别捏啦!」说完,埋下头去,樱口一张,把王浩的亮晶晶蛙口怒张的龟头整个含进红唇之中,吞吐了起来,複用香舌在马眼上灵巧地轻刮了几下。

这一来把王浩攻了个措手不及,一股说不出的酸、麻、热、痒由小腹经心窝直窜顶门,弄得王浩浑身战慄,哈哈长笑,又在笑声中没口子讨饶!

王雪见状后,眼儿亮亮的、脸儿红红的、骄傲地向前挺着胸脯,撅着小嘴儿,调皮地做发狠状道:「看你还敢不敢了!」王浩见了王雪这模样儿,便知道她春心已动,而自己也正需要哩!同时见到王雪瞧着自己的俏媚眼睛,迷蒙成了一丝,娇嫩的鹅蛋脸满布红晕,就是喷水的桃花也不及她这样的美丽,禁不住又去亲吻王雪胸脯前的一对似粉搓、又像是玉石雕成的、圆润的白嫩淑乳。还从软中又带着弹力,真个是又白腻、又滑嫩。

最要王浩命的,就是乳儿光光,滑不溜手,还微微的耸起了两粒红得发亮的鸡头肉,直把王浩的填胸欲火热热的在心里头煎熬着,不由得又用手揉搓起来。如此一来,又把王雪陶醉得腰肢款摆,一对浑圆的膝盖、纤足儿交并在一起腻腻地互相轻蹭。王浩趁势与王雪并排躺下,用口去含吮王雪左边的细嫩的蓓蕾。只见王浩用舌尖子卷吮了片刻,王雪便觉得一股子说不出口的滋味儿,在心里钻来钻去,连骨子里也乐到了,两条弯长的眉儿也乐到疏疏的,一双妩媚的眼睛也掩闭成了一缝,口中发出连连的喘息,一只柔荑摸索着握住了杵着自己腰臀间的热乎乎的玉棍。

听着女儿的娇喘,看着她的身体反应,王浩心里的男性自豪感油然而生,王浩继续抚摸、吸吮着王雪富有弹性的乳房,王雪的上身不由自主地随着王浩每一轻吻产生了颤动,花蕾也不由自主地胀了起来。王雪微微地睁开美目,看见自己的乳晕在王浩充满男性力道的吸吮下在他唇边进进出出,身体里又涌现出一股潮热,脸儿不禁红透了。

王浩嫺熟温柔的服侍疼爱,使王雪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至高无上的女王,又似一本精美的图书,任王浩尽情地流览翻阅。王浩的气息漫游到王雪发烧的双颊和鼻尖,两片火热的嘴唇最后落在她乾渴的双唇上。

王雪已经觉得自己慢慢地不能控制自己的意识了。他的吻是那幺轻柔,似蜻蜓点水一般,若有若无地。

王浩的大手很温柔地来回揉捏着王雪的双乳,手指时不时地轻轻揪起乳头,动作很温柔。王浩的手在王雪的乳房上玩摸了一会儿,又慢慢向下移动,在王雪的大腿内侧抚摸。王浩湿滑温热的舌尖灵活地在王雪的身上游走,王雪觉得自己的胸口几乎被夹杂着强烈肉欲的幸福感胀满了,娇喘的节奏和声音都增加了几分。

王浩的嘴唇缓缓向下移动,在王雪的阴阜上深深地一吻。王雪以为就要进入了,然而王浩却溜到床尾,把王雪两条腿抱在怀里,握住王雪一对纤足仔细地欣赏把玩,接着把她的左足举到唇边,吻了个遍,又向足心轻呵热气,并用舌头将足心轻舔。王雪被王浩舔得痒丝丝的,两条大腿不由得轻微颤抖起来,舒服得双腿都酥麻了。

王浩虽然是吻着王雪的脚,却在她的阴道里产生了难以形容的空虚,王雪有些恨不得王浩立刻把他那根粗壮的宝贝插入自己的体内充实它,但王浩只是慢条斯理地握紧王雪颤动的双脚,用舌头沿着小腿一直舔向大腿,最后把嘴贴在她的蜜壶口上舔吻。

王浩边吻边用手伸向王雪的脐下,轻慢的摩擦着那一丛黑得发亮的阴毛,接着王浩就去抚摸王

雪饱涨的神秘的小丘。王浩的唇舌有条不紊地把王雪那两片微微肿胀、玫瑰色花瓣般小阴唇向两边轻轻地拨开,试探性地将舌头柔柔地伸进那鲜花盛开的花径里去侦察;接着又把嘴唇与那两瓣嫩肉平行,将它们抿在一起,用热舌在肉缝中横扫;还用唇舌在花瓣褶皱的上端将那极其娇嫩敏感、已经充份的勃起小纽扣儿擒获,并极轻柔地吮吸和撩拨王雪……

虽然王雪已不是初经此道,但这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这感觉让她秀目紧闭、鼻翼微张,浑身像发冷似地颤抖着,粉颊和胸口泛起一片玫瑰色的小疙瘩,桃花源口顿时春溪氾滥,洁白浑圆的双腿反射性地把王浩的头紧紧夹住,小嘴儿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嗯……呀……爸……爸……不……唔……要……嘛……」含糊不清的燕语呢喃。

看到女儿在自己的调理下有如此反应,王浩自豪、兴奋得无以复加,不禁抱住她曲线玲珑的身体狂吻起来。王雪被这突如其来的吻雨搏弄得春心蕩漾、神采飞扬,一翻身头向着王浩脚,脚朝着王浩头地骑跨在他的身上,一边将白皙的丰臀妖娆地凑在王浩嘴旁,一边用一双柔荑款款地把玩起王浩的权杖——这个製造了她又让她欲仙欲死的宝贝。

王雪先双手交替地将那青筋暴露的肉杖儿从头儿往根上捋,再将红彤彤的龟头含进樱口中用香舌在上面打圈儿,还用一只小手轻轻地揉捏根部的那对可爱的小球球……

王浩被搏弄得遍体通泰,呼吸也不禁粗重起来。为了答谢和把快感及时回馈给王雪,王浩便慢慢地,而且很温柔地在王雪的下面抚摸着她的大阴唇、小阴唇,用舌头在那精湿的肉缝里轻柔地来回滑动着,时不时地轻摩着变成血红色的阴蒂。

王雪被王浩抚摸得很是舒服,每当舌尖舔动鲜嫩的阴蒂头时,王雪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抖动几下。王浩的另一手按揉在王雪的会阴上,王雪觉得又是一阵快感从那儿传遍全身。随着自己的肉棒一阵紧似一阵传过来的快感,王浩还不时将手指温柔地伸进王雪玉壶的蜜道去轻摩,花房内黏滑的爱液越来越多,王浩把嘴凑上前去,将那些溢出桃花源口的晶莹的雨露一饮而尽。王雪此时感觉全身有说不出的酥痒,花径被爸爸的手指抚摩得热痒难禁,娇哼不止。

王雪风情万种地躺下,将两条玉腿高高地分举起来,用妩媚的秀目瞥看着体格魁梧健壮的王浩,示意他再进行第二次冲锋。

王浩此时确也欲火中烧,只觉得火热的龟头在王雪花蕊口上揉了几揉,顶开阴唇,一直向那湿呼呼、粘遝遝的鹦鹉螺钻进去。在里面静止了一会,在那儿膨胀着、颤动着,王雪不由得伸手紧紧搂住爸爸健壮的身体。

王浩开始慢慢抽动了,但并没有一下插到底,而是反复地抽送,每次进多一点儿,终于整条阴茎塞进了王雪的阴道。王浩温软的蘑菇状肉蕾在王雪温润、紧紧腻腻的阴道里耸动起来,一种奇异的节奏在里面氾滥起来,膨胀着,王雪觉得海浪越来越大,阴蒂部位滋生起一股暖流,渐渐地蔓延到全身,暖洋洋地。王雪觉得爸爸像是一团欲火,自己就要溶化在这火焰中了,她的一切都为他展开了。

王雪的双腿已经酥麻,爱液不停地往外流出。王雪用自己那雪白嫩软的玉臂紧紧的搂着王浩的颈项,媚眼似丝地半睁半闭着,小嘴里不断吐出「哎哟!哎哟!」的呻吟声。

王浩又从床旁衣柜镜里看到自己与王雪的身体,只见她那羊脂雪白、娇嫩滑腻、浮凸玲珑的香躯,使他越发的淫性大动。王浩的肉棒插得越深,王雪的反应也就越剧烈,每当王浩的肉棒往王雪的阴道插入时,她都摇动着娇躯,挺起自己的肥圆的粉臀迎凑上来,并用阴道内的壁肉将龟头用力挟握,粉臀不断地扭动,爱液也不断地向外涌着,嘴里也不停的「喔……爱爸爸……喔……好爸爸……」的浅吟轻唤着,只把王浩听得心花怒放!

这时,王浩只觉得心里甜甜的,底下便开使用力,渐渐的由顶至根,没头没脑的抽插起来,即是弄得「唧唧」水响,床击「格格」,看王雪那两片花瓣一样红鲜鲜,又温暖、又软腻的阴唇紧紧地含着肉棒,不歇地一吞一吐,像极了熟透的大蜜桃,被棍子插破连汁儿也流了出来。

弄了一会儿,只见王雪腰肢用力,密密地将丰臀往上颠,迎凑那插下的大肉棒,口里连连娇唤莺啼:「好……爸爸,快……别……停呀!用力……点……喔……唉呦!真好……嗯……我快不行了……」

王浩知王雪这时候得着了甜头,也就真的用力插进抽出,如此一来,双方都得着了奇趣。这一顿的狠干猛弄,只见床帐震动,格格滴滴,小声吱吱,时时沙沙,王雪还把腰肢扭动,舞动臂儿,朝着上面掀掀兜兜,迎来凑去。

王浩突闻王雪又连连娇吟:「嗯……嗯……啊……啊……好极了!痒……呀……连骨子里……都酸到了……呀呀……快……快干呀……呀……你那……我的小爸爸……真要命呀!那粒……粒肉儿……被你点的……哦……啊……来呀!」

王浩也给王雪的紧暖溅溶的肉穴,箍夹得肉棒密密的在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直弄得两人舒畅受用,骨软筋酥,痒酸得全身像是融化了一般,飘飘然的爽快尽致,只听得一片的「滴滴搭搭」、「唧唧吱吱」,如那气息喘喘,笑声嗤嗤,又再的响了起来,王雪流出来的骚水,连雪白床褥也染湿了。

弄着,弄着,又突然的听见王雪叫了:「唉呦!我的好爸爸呀!人家不行了……唉唉……来了呀!」王雪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放了开来的一般,欲火冲动得连花心也开了,抵受不来,觉得自己的身子微微的抖颤了一下,便有一团热热的水儿由肉棒的深处奔涌了出来,由不得手儿用力紧紧地抱着王浩,两条大腿也缠绕在爸爸的腰臀上,口里只是「唉唉」连声低叫。

这时王浩也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体验到女儿的蜜壶深处来了一阵热热的吸力,知道她要喷了,便将肉棒使劲绷紧用力地揉顶,再将小腹紧贴住阴蒂。登时王雪手足乱颤了一阵,不由得感到自己的身子似是泥遇着了水,全溶散了,媚目紧闭、口儿微合,喉里吐出含糊的低叫,只听得是「唉呦!死了,乐死了呢!……」以下便含糊不清,只是闭上了眼儿,回味着这种羽化登仙的滋味儿。

王雪感觉到自己好像躺在一叶小舟上,沐浴在初夏温暖的阳光下,海浪轻柔地托着小舟一波一波向远处蕩去,浑身软软地一点劲儿也使不上来,也不想使劲,就希望能这样不停地漂下去。王雪的两膝还在颤抖,呼吸也好像停止了。

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受,是王雪所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王雪觉得内心深处有一种新奇的、惊心动魄的东西,在波动中醒转来,好像轻柔的火焰的轻扑,轻柔得像毛羽样,向着光辉的顶点直奔,把整个人都溶解了。

王浩停止下来,但并未抽出自己的大鸡巴,只是用手温柔地爱抚王雪的额头、眼帘、脖颈、酥胸和小腹,王浩的爱抚是这幺地温柔,他的温柔仿佛钻到了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当中。就这样过了几十秒钟,王雪才心满意足、浑身放鬆,大声地长歎了一声。

记不清王浩这样爱抚了多久,王雪觉得身体里又有一股燥热,双腿再一次张开了。王浩直起身,双手捉住她的脚,把大腿分开,挺着雄纠纠的阳具继续挥师前进。王浩越插越猛,王雪只希望爸爸用劲插,插快点、插深点,她的舒服感也在王浩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逐渐加剧,呼吸越来越急促,酥胸上那对白鸽儿随着节奏欢快地跳蕩,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直泻而出。

王雪的身体在颤抖,好像触电一样,真恨不得把他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王浩的喘气声也越来越急促,劲越来越大。王雪再次烧红在王浩男性的气息中,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仿佛感到有个大海,满是些幽暗的波涛,上升着,膨胀着,膨胀成一个巨浪,在王雪的下身里面慢慢分开,左右蕩漾,悠悠地、一波一浪蕩到远处去。探海者在中间温柔地深探着,愈探愈深,愈来愈触着她的深处,波涛越蕩越汹涌地蕩到了岸边,越蕩越远地离开她。

王浩越插越起劲,插得王雪阴道里的每一条肌肉都在痉挛颤动,王浩适时也一连打了好几个寒噤,全身的汗毛都开始竖立起来。他感觉自己快要泄精了,于是便根根至底地戮力耕耘起来。只见王浩目射精光、气喘如牛,浑身散发出一股王雪此时强烈需要的、雄性原始生命深处令人震撼的野性光芒……

王雪忙抖擞精神,奉献出全身最后的一点力量,扭腰摆臀,猛烈地收缩那多汁的河蚌,抵命包挟爸爸火热的命根儿!一阵好像要将五脏六腑都带出来的快感突然来临,把他激蕩得意识全失,口中奔涌出一连串「啊……啊……」的轻喊,喊声中竟夹带着平时难以说出口的污言秽语!与此同时,一大股浓稠黏热的精液「嘶……嘶……」地喷射出来。

王雪感觉一股热烫的液体充满劲道地喷在自己焦渴的花心上,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最深处传遍全身,突然一阵痉挛,阴道内一阵收缩,也喷出了一股浓热的阴精,接着四肢像瘫痪似的垂了下来,人就像飘了起来,一切都是那幺畅快。

被搏弄得千般旖旎万种妖娆的王雪四肢并用把王浩抱得紧紧的,并充满柔情地轻轻地抚摩王浩的背部、脖颈和头髮。

王浩恬静地紧闭着双眼,把头深深地埋进王雪的酥胸中,肉蕾也慢慢地变得柔软了,四肢百骸都静静地享受着女儿的温柔。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