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财色兼收
财色兼收
广告

      

阿蕊刚读完大学就来到我妈妈这间小学当教师,跟我妈挺熟,年龄约二十五岁。比我大七岁,人长得不错,身材更是十分出众,吸引了一大堆裙下之臣。

按理条件这幺好,应该嫁得个好人家,但她为了移民拿绿卡,就嫁了个六十多岁的美国回来做生意的老华侨,我都替她感到不值。

结了婚就没有当教师,整天不是狂街就是到我家来聊天,近来又迷上了少奶奶的玩艺:麻雀,今天是星期六吃过午饭在家温习,不久她和两位密友来找我妈开台。

刚打了一圈我妈接到外婆的来电要回娘家,要明天才可回来,刚巧我爸回来也陪我妈一起回去,这样家里就只乘我一人,为了不扫大家兴我妈就叫我陪她们一起玩.

今天阿蕊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着她迷人的样子就想上前把她揽往,不竟还有其它人在,只好沉着应战,最后我赢了阿蕊不少钱,其它两人就没有输赢,她们看看时候不早就葱忙弥去,乘下我和阿蕊两人,我对她说:"我赢了你的钱今晚就由我来做东请你大吃一餐"

她笑说:"不用了我还要回去做饭给老公吃"这时候她手机刚刚响起。

原来是她老公打来的,说要回美国辨理一些事要过几天才回来。

她想了想返正今晚自己一个人,就应承和我一起吃饭了。

由于她不用赶回家,所以就过来帮我一起收拾麻雀,当她弯下腰时我从她的衣领内看见她两个半圆的雪白大乳球,看得我眼珠也掉出来、小弟弟自然也是硬了起来,我故意摸摸她的手,看她有什幺反应,这时她看看自己才发现半个乳球露了出来,脸红红说:"偷看人家小心被人把眼珠挖出来!"

"姐姐的乳房又大又白,就算被你把眼珠挖出来也要看看,还想摸摸"

说完就伸手把她揽往,将口唇贴到她的樱桃小嘴,用舌尖顶开她两片红红的樱唇将舌头伸了进去吸着她口中的玉液,她不停地扭动身体想挣脱,那时我怎会放开她,双手在她的小腰用力抱着,她慢慢再没有挣脱了,这时我的双手在她的小腰轻摸着、慢慢向下滑落到她的浑圆屁股,须然是隔着衣服但摸起来十分抒服,这时阿蕊再没有挣脱,反而把身体紧紧靠在我怀里说:"好坏,摸得人家好不抒服,不要这样,被我老公知到就不得了!"

"我们在这里你老公又怎会知,何况你老公一把年几又怎能给你性满足,今晚你老公不回来就由我来伐他,一定给你得到满足"

她被我说中心里话,( 她老公一星期多才和她做一次做爱,每次都只得短短几分钟,令她得不到性满足,早就想背夫偷汉,但心里还是很怕,想不到今天被他说了出来,心里又惊又喜 )。

这个时候我以将手伸入她的大腿内隔着小小的内裤摸着她的肉缝,她被我一摸小肉缝的淫液不停地流出,把我的手全弄湿。"你看、淫液都流了出来,肉缝入面是不是很痕痒,要不要我来止止。"

她在我耳边道︰「你坏……弄成我这样……还在取笑……」 坏蛋!

这时我把她抱起放在台上慢慢脱去她那条湿湿的小内裤,我的手由她雪白的大腿慢慢向上摸到她那两片柔软的大小阴唇,淫液还不停由那个令人消魂的春洞流出,把我的手指弄湿,我将弄湿的手指在她春潮氾滥的肉洞轻轻地抽插,她不时将屁股抬高,想将我的手指能插得深一点,嘴里亦不停淫叫着:"……啊……啊……你好坏…!把人家弄得好痕……用力……深点……啊……啊……求求你……!"

我用手抽插一阵后我就将嘴贴了上去,品嚐由她的肉缝流出来的玉液,亦将舌尖伸进小肉缝内四处转动。

这时她将屁股摇得高高,嘴里不停叫着!:"好舒服……啊……啊……啊……再深点……我老公从来没这样,深点……好舒服……啊……啊……"只是将屁股不停地摆动.

突然她的双腿把我头紧紧夹着:"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啊……我……我……要……好舒服……啊……啊……"大量的淫液由肉洞喷入我口里,

她的高潮就这样来!今次喷出来和前面的有点不同,黏黏滑滑的,味道也带点腥,我极为喜爱,我将她喷出来的阴精全将她它吞下。

然后我起身脱去衣服,用手分开她双腿,将又硬又长的肉棒对着她湿淋淋的小淫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她惨叫一声,"啊!!!!好痛!!啊~~呀!救命啊!!!"

我的大鸡巴已经插进了她的浪穴中。

阿蕊除了自己老公外!从来没给别人干过。

他把阳具插了进来才知有如此壮大的肉棒。不禁手足无措,她一慌张,嘴里直叫道:"啊~~痛死了!快拔出来啊!啊呀~~~~!不要!求求你!快拔出来!!"

她拚命想起身,但双脚被我按着,无法起身,只能拚命摇动屁股,想摆脱我的抽插,阿蕊不断地惨叫,我越是兴奋,拚命地抽插,阿蕊被我抽插了一阵后就没有再叫,还将屁股慢慢地一上一下配合我的抽插,嘴里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我大笑道:"小浪货,现在是不是很舒服?"

阿蕊脸更红了,眼睛也闭得更紧,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淫水也随着我的肉棒抽插由肉洞流到屁股滴在地上,当我把鸡巴拔出来时,她感到小穴内一阵空虚,嘴里不禁地叫:"好哥哥、快把鸡巴插进来,妹妹的小穴难受死了,要哥哥的鸡巴插进来,帮妹妹止止痕!"

她不停地将屁股向上顶,想吞食我的大鸡巴,但我偏偏不把大鸡巴插入那水汪汪的淫穴,而在她两片肉唇不段也摩擦,那时她的肉缝像决了堤淫水不停地流出,闭着眼睛大声说:"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嗯……嗯……"

我看她的样子淫蕩又可怜,心有不忍提起鸡巴再天插入她的淫穴,狠狠地抽插了几佰下,她的嘴里不停地叫:"……亲哥哥……亲丈夫……你的鸡巴插得我好舒服……我要天天给你插!怏……好舒服……用力……深点……亲哥哥……不行……我阴道内好胀……啊……啊……高潮又来……"

她双脚紧紧夹着我,一股温热粘滑的阴精直喷在我龟头上。

阿蕊已全身无力的训在台上,这时我将坚硬的大肉棒抽出,一股粘滑的阴精也随着我的大肉棒从鲜红的阴道流出,流到台上。

我起身将她抱起走进睡房把她放在床上,将她的衣服全脱下来,一个一丝不挂的洁白玉体睡在床上,两个雪白饱满的大乳房、平平滑滑的小?、

再落是她的阴阜像座小山丘高高的,还有她鲜红的大小阴唇、中间的小缝还留下刚才小量的阴精,谁人看了都无法忍耐,我随即上床一口将她雪白的大奶含着,左手用力揉搓令外一个大奶,右手就在她的两片阴唇抚摸,还将中指插入她的阴道内挖弄,令到阴道的淫水汪汪而出,嘴里淫叫个不停,浪穴已经骚痒到极了.

"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不要再摸~~~快~~~求求你……快点……插我的骚穴……亲哥哥……帮妹妹的骚穴止止痕……妹妹难过死……妹妹要你的大鸡巴插……不要再节磨妹妹……你要我怎样都可以……"

我看她这样说就问她:"你个淫穴给几多人插过!"

"好哥哥……快……快插进来再说……"

我把她的两腿分开将龟头插进去就停了,你不说我就停在这里,她的屁股频频向上顶,但还是顶不入.

我说:"随了老公就没有给人插过,快……快……我要哥哥的大鸡巴插……"

我屁股一用力,将粗大的肉棒狠狠插入她水汪汪的浪穴,将整个淫穴塞得满满!

她大叫:"……哎呀~好~~不要~~~喔~~~轻点~~插死我了……我小穴里面好胀!

好舒服……快………用力插……啊……啊……啊……你的鸡巴好大好长,插得我好舒服……"

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来迎接我大鸡巴的抽插,我看她平时斯斯文文,但想不到她在床上如此淫蕩。

她越淫蕩我越是兴奋,拚命地抽插她的浪穴,浪穴流出来的淫水把床弄湿了一大片,我双手用力揉搓她的奶问她:"你老公干得你舒服还是我插得你舒服?"

她嘴里一直浪叫!"你插得舒服过我老公!我老公的肉棒没有你这样粗壮,他插了几下就射精收工!睡得像死猪一样!累得我整夜眠!要用手淫来解决自己的性慾。"

"难怪你刚才浪叫得这样利害!"

"小淫娃,以后就由我来餵饱你这个淫穴!"我随即将阿蕊的双脚挂在肩上,将大鸡巴放在她的淫穴口,屁股用力一沉,狠狠将大鸡巴插了进去,她亦将屁股不停向上顶,来配合我的抽插,平时斯文大方的她现在却变成一个淫娃蕩妇,不断浪叫。

她经我一轮狂抽猛插后开始受不了,高潮来完一次又一次,当她第三次高潮来的时候我感觉有一股刺热的阴精喷在龟头上,舒服难忍,同时我亦将浓浓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我们互相揽实对方,她的双脚也紧紧夹着我的大腿。

我们休息了一阵我的大肉棒慢慢从她的阴道滑出来,随后射在她子宫的精液也从她的阴道流出来,她整个人软软的睡在床上,我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她雪白柔软的双乳.

在她耳边说:"你的阴道又窄又多水插起来十分舒服" 我在她面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她很满足闭上了眼睛说:"你刚才那样狠把人家干得死去活来,高潮也来了几次,我和我老公从来都没这样过!"

"如果我刚才不是这样怎能把你的小浪穴干到欲仙欲死,淫蕩声叫过不停!"

"都是你把人家变成这样,还在笑人!"

"今晚你不要回去!我一定将你的骚穴干得……比刚才舒服……淫蕩……"

阿蕊说:"你好坏‥将人家老婆偷了还要我留在你家过夜,给我老公知到怎办?"

你老公今晚又不回来又怎会知到!就算知到只怪自己无能,取了个如此漂亮淫蕩的老婆又无法令她满足。

她迟疑了一下,想起她老公性无能令她无法得到性满足,难得今天如此巧合于是便同意留下来,为了不被老公怀疑就给他电话说今晚要去表姐那里玩,今晚也不回去,她说完了,我起身抱着她一起走进浴室,在浴室我又乘机摸摸她的奶子,扒开她的大腿看着粉红色的小浪穴给我插得又红又肿我有点心痛。

用手指在裂缝上轻轻摩擦了几下,她说:不要再摸、再摸我里面又开始痕!

她口里也开始哼叫,看来阿蕊还给人插得少,一摸就开始发浪。

我笑说:沖洗完我们到外面吃饭,回来我再好好调教你。」

阿蕊脸又红了,但她没说话,把身体整理好就到外面吃饭,一回来我立即把门锁好就把她抱上床,随即把她的衣服脱去,紧紧将她厌在床上,把她雪白柔软的乳房含在口里,双手亦在她身体上到处抚摸,阿蕊已被我摸得开始发情了。

当我摸到她的阴道时她将雪白的大腿打开,淫水不断从她的浪穴里流出占湿了我的手,我的口慢慢向下经过平滑的小腹来到她淫水氾滥的小浪穴将她的淫液吸进肚里,舌头在她的大小阴唇上轻轻地转动还伸入她的阴道里摩擦,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口里也开始呻吟起来:"啊……啊……啊……好…好…好痒……好……啊……啊~~……继续…… 啊……"

她的浪穴流出来的淫水越来越多、越叫越柔媚入骨。

使我更加卖力地舔着她的骚穴,令她的骚穴越来越痒,张开口呻吟大叫:"好哥哥~~亲哥哥…………求求你……啊……啊……啊……好……好痒……我难受死了……唔…… 插我……快……快插我……我的浪穴……好痒……我要!"

我故意问她:"你要我什幺!那里好痒?"她平时文雅清秀的教师样子现已变得蕩然无存,满口淫声浪语叫个不停。

我见她如此喝求就抱起她的屁股,将大鸡巴抵着她湿湿的洞穴,用力将大鸡巴一下子送了进去,阿蕊猛叫了一声,双手死命地搂住了我。

「啊………啊……好舒服……好脤……用力……啊………啊……亲亲……亲老公……搞得我好舒服……啊……」。

我听到她淫叫声抽插也越来越快,阿蕊屁股不停往上挺将我的大肉棒全根吞进她的淫穴里,我用力抽插了几分钟后就放慢速度,改为五浅一 深地抽插,五次轻轻的抽插、一次用力的狠狠插入她的深处直顶到她的子宫,她被我插得死去活来,嘴里大叫:「啊…啊……啊……饶了我……不行了……啊…啊…我的高潮要来了……不行……啊…啊……好舒服……"

一股温热的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就紧紧抱着我,我没有因她高潮而将精液射出来,反而加快了抽插,连续抽插了十多分钟她第二次高潮又来,在同一时间我的高潮也来将阳精直射入她的子宫.

本应她的阴道以窄小,容纳了我的大肉棒以再无其它空间,而我又将大量精液射进去令到她的子宫又胀又痕,屁股动了动就把身体软下来,慢慢我的大肉棒从她的阴道滑出来,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夹着她的淫水随后而出,从屁股流到床上,她全身无力地伏在我怀里,我用手轻轻摸着她的大奶子,渐渐我下面的大肉棒又开始硬起来,想再把肉棒塞进她的淫穴,她在我耳边说:今天我们都干了好几次,早点休息不要把身子弄坏,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就这样我们相相拥抱而睡。

自从这天开始,我和阿蕊一有机会就做爱,直至有一次他因病早点回来,看见我和阿蕊正在激洌地做爱他受不了刺激就晕了,送往医院时才知他心脏病发无法救治。他拥有的大量财产全留给阿蕊,由于阿蕊在我身上得性的满足,我们很快就结婚了,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广告
广告